• 学者编辑又一“范”——徐宗文先生的学人编辑历程
    www.dynastydutyfree.com  2013-01-23 22:46:24  中国新闻出版报

      □唐元明 在20世纪上半叶,中国文化艺术界学者或作家而兼编辑者比比皆是,陈独秀、胡适、鲁迅、张元济、王云五、茅盾、叶圣陶、郑振铎、巴金等,可谓群星闪耀,编创互动,成果蔚为大观;及至下半叶,时局动...

      □唐元明

        在20世纪上半叶,中国文化艺术界学者或作家而兼编辑者比比皆是,陈独秀、胡适、鲁迅、张元济、王云五、茅盾、叶圣陶、郑振铎、巴金等,可谓群星闪耀,编创互动,成果蔚为大观;及至下半叶,时局动荡,文化式微,工作不宁,学者化的编辑则寥若晨星,众所周知的如周振甫、傅璇琮等先生,算是凤毛麟角,多少挽回些“历史颜面”。

        本文所要郑重引出的徐宗文先生也是一位为出版人争得颇多“学术分”的复合型专家。他是古典文学出身,虽主政江苏教育出版社编辑业务多年,冗务萦身,但始终未曾忘情学术,“三余”间隙,埋首学问,浸淫文史,著述不辍,成绩相当可观。不仅出版有《三余论草》、《曲士道语》、《辞赋大辞典》等学术质量甚高的论著与辞书,新近还有多姿多彩的散文集《西窗夜话》面世,并多年受聘为南京大学、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答辩委员会委员,多栖多专,俱见匠心,赢得业内外的普遍赞誉和敬重。如徐复、霍松林、周勋初、傅璇琮、鲁国尧、吴新雷、莫砺锋、丁帆、钟振振、陈书录、伍杰等专家学者都对其敬业出版、倾情学术给予很高评价。

        曾几何时,国内数家教育出版社如约如契,以传承学术文化为使命,争相践行“以书养书”的出版理念,将从教学用书中积累的资金慨然投入学术出版,一时间大家文集迭出,如苏教社的朱自清、叶圣陶等,冀教社的程千帆、范文澜等,辽教社的傅雷、吕叔湘等,浙教社的蔡元培、丰子恺等,皖教社的朱光潜、胡适等全集或文集,交相辉映,壁立千仞,成为出版界和知识界的“饕餮盛宴”。那真是一个出版人将文化自觉与职业建树完美结合的大好时代,更是出版人慷慨激昂、理直气壮、身心俱爽地创事业而不可再现的“光荣与梦想”。蓦然回首,当年的一批风云人物而今安在哉?或已荣升高管,或已转战另场,或在苦苦坚守,总之昔时的豪华聚敛已经意气阑珊、风光难续,令多少出版人与读书人扼腕叹息。

        徐宗文先生自然属于“风雨不动安如山”的“异数”之一,始终沉迷本业,钟情文化出版,对经手组织的顾颉刚、黄侃等真正学术大师的著作系统出版倾情尤多。尽管由于后来社里出版战略调整,此类重大项目多有割舍,但徐先生接触的学人及其书稿实在是丰富多彩、诱人耳目。如王钟陵的《中国中古诗歌史》,范伯群的《中国现代通俗小说史》,范培松的《中国散文理论批评史》,吴功正的《中国文学美学》、《宋代美学史》,吴汝煜的《史记论稿》、《全唐诗人名考》等,均是功深艺湛的学术精品,一经其慧心董理即口碑载道、允为佳话。

        在一批批重点工程、双效图书源源推出的同时,宗文先生的学术事业一翼也水涨船高、扬帆起航。一篇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在国内高端文史期刊频频登载,颇受好评。同时,学术论著《三余论草》也如期面世,这是宗文先生在多年“审稿编稿之余,开会出差之余,吃饭饮茶之余”,潜心研究中国古代辞赋的成果荟萃。此书对赋体的源流正变、内涵特色进行了系统深入地探究,提出了不少切中肯綮的创辟之论,并对重要的辞赋作者,如司马迁、司马相如、贾谊、王褒、扬雄、班固、张衡、蔡邕等做了个案性或比较式剖析研究,纵横捭阖与阐幽发微相结合,既显示了宏观把握辞赋艺术规律的洞察能力,又不乏对历史人物“了解之同情”式的深切体认,使严整论述不流于空泛、考辨烛照不陷于琐屑,呈现出卓异的思辨功力和文本之美。如《辞、赋、颂辨异》、《〈七发〉三问》、《〈庄子〉与汉赋》、《简论司马相如及其创作》、《论东方朔》、《论王褒赋的特点及贡献》、《诗人之赋丽以则——论扬雄的文学思想》、《论党锢之祸对汉末辞赋创作的影响——以蔡邕、赵壹为重点》、《也谈〈天子游猎赋〉》等,均是厚重力作。正如古典文学专家金启华所称道的,“宗文的17篇论辞赋的文章……条理贯串,剖析详明,篇篇都是弥纶群言,而又独抒己见,别树一帜,这是很可贵的,足供我们阅读与参考”。

        宗文先生在其书评专集《曲士道语》自序中,曾有夫子自道式的平实告白:“编辑原来是书生。”他从事编辑工作30多年,乐此不疲,深感责任、学识、品位、交游、文字的重要,强调在秉持“为人作嫁”本色的同时,要努力追求编辑学者化,认为“这既是提升编辑地位的需要,更是提高编辑业务素质和水平的需要;既是编辑的需要,也是因应极少数作者的需要”。尤其强调做好编辑的“第一要务就是读书”,应该“努力成为一个思想者、学问家、活动家、策划高手、智慧先锋”,只有这样才能与作者“平视”、“对谈”、“交融”,发挥主动性,抢占制高点。因此,宗文先生身体力行,孜孜以求,不仅腹有诗书,而且视野宏阔,眼高手高,勤于著述,大大提升了编辑与作者学术文化交流的层次与广度。这从《曲士道语》书中,对周振甫《陶渊明和他的诗赋》、杨海明《唐宋词美学》、周明《中国古代散文艺术》、曹虹《中国辞赋源流综论》、吴新雷《中国戏曲学史论》、陈书录《明代诗文的演变》、徐应佩《中国古典文学鉴赏学》、朱寿桐《中国现代主义文学史》、杨正润《传记文学史纲》及《徐复语言文字学晚稿》等胜义缤纷的长篇学术书评,就可窥见宗文先生在中国文学、史学、哲学及文字学等方面精深造诣和出色挥洒。

        《西窗夜话》是一部文情俱胜、别有天地的散文集。此书选收宗文先生近二十年来的散文新作一百余篇,分为“神州揽胜”、“浮槎掠影”、“师友杂忆”、“闲情偶记”、“堂前旧梦”等若干辑,有寄情山水、徜徉文化的悠然,有走读境外、体察西学的快意,有怀师忆友、畅叙幽情的醇厚,有感念家人、亲情怡怡的欣幸,有忧国系民、关注社会的胸襟……内容丰富, 视角多变,文笔或典雅或清逸或散淡或素朴,但都情真意切、率意而为,“行其所当行,止其所当止”,呈现了优秀散文所必备的丰赡意蕴和优雅形式。因此,著名散文理论家范培松高度评价徐氏散文,认为其作品“与众不同”,表面上看,似乎“兴之所至,援笔成篇”,实则“写得非常精心,尤其在抒情写人上,真有一手”。不仅“富有赋风、赋韵、赋味”,“喜欢在文的情深处,用一些类似赋的句式,铺陈抒情,别致而富有韵味”,而且“常常在不经意处,信手来个意外幽默,使文章趣味横生”,颇有林语堂式的“会心的微笑”。同时,“他深得张爱玲的散文写作要‘参差’之妙……散文中处处可见曲折的参差”,不少作品“跌宕多姿,堪称极品”。著名作家范小青在评论其散文作品时,也多有褒扬。认为他的作品往往“用情至深,着墨至浓”,他的感受“既是独特的、完全个人化的,同时又是能够直抵读者内心世界和精神深处的”,“用心去体悟宗文先生的每一篇文章,听到的就是自然之音、心灵之音,是与读者沟通的共鸣之音”,因而具有夺人的魅力和较高的艺术价值。

        宗文先生在《坐忘赋》中有云:“观水则智,登山则仁。旷兮达兮,与天浑成;优哉游哉,通变之门。形处衽席,心驰千仞;生乎当世,万古游神。体道则哲,悟性则圣;忘形遗知,与物齐等。”一派精骛八极、心游万仞、亲近山水、安天乐命的知性与达观。如今春秋正盛、底蕴丰满的宗文先生恰当其时,瞩望他继续登高望远,雕龙文心,点睛出版,多出传世妙章。 

    青海快三

    上一篇:包双龙: 探索少数民族地区的出版之路
    下一篇: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原副主任、编审吴建国同志逝世

    分享到: 收藏
    精彩推荐